第04:文化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~~~书法、国画、篆刻成为琅岐实验小学普通课程
~~~
~~~
~~~——法国海军宁波造船厂
2021年09月09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船政往事
——法国海军宁波造船厂
宁波造船厂厂长维尔尼/陈悦供图

  ○陈悦

  船政早期档案中,浙江宁波是一个经常出现的热词。船政洋员正监督日意格曾任宁波海关税务司,副监督德克碑曾在宁波指挥中法合作的常捷军作战,船政提调委员胡雪岩曾在宁波活动,船政早期著名的舰长贝锦泉是宁波人,船政舰队很多军舰的舰员、水兵主要是宁波人,船政早期招募的工人中专门有一类来自宁波地区的宁匠……

  凡此种种,都显示了这座城市和船政存在着特殊的关联。追溯起来,宁波和船政的渊源,都源自于一家湮没于历史之中,鲜为人知的法国海军造船厂。

  宁波是浙江省的重要通海城市,近代和福州一样都成为中国沿海重要的通商口岸,第二次鸦片战争后,宁波设立了浙海关(洋关),法国海军军官日意格担任税务司,法国海军驻扎远东的中国、日本海支队也以宁波作为重要的驻泊港,法国势力在宁波占据了优势。

  1861年,因为受到太平军攻势的威胁,经浙江和宁波的官绅推动,法国海军支队在华组建了中法混合部队——常捷军,由税务司日意格等领导,主要负责防御宁波城,乃至配合清军在浙江各地与太平军作战。

  浙江省内河网纵横,甬江穿城而过的宁波一带更是如此,加强水上武装力量,对于配合陆上作战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。当时常捷军和法国海军中国、日本海支队都缺乏可以深入内河的舰船,为此,法国海军部萌生了向中国布署浅水炮舰的设想。由于浅水炮舰难以远距离从欧洲航海到中国,法国海军于是计划直接到中国就地建造一批炮舰。

  1861年,25岁的法国海军工程师维尔尼提交了用于中国的浅水炮艇设计方案,海军部审核通过后,命令维尔尼到中国组建工地,于2年时间内完成4艘该型军舰的建造。1862年10月20日,维尔尼由法国启程,12月20日抵达上海,旋即奉命前往浙江宁波考察设厂。在日意格的督导、协助下,维尔尼在宁波甬江畔选址,设立了一座类似于外派工地的法国海军宁波造船厂,从周边地区招募中国工匠,购置造船所需的材料,由维尔尼指导进行造船。

  维尔尼设计的浅水炮艇,一定程度参考了法国海军在克里米亚战争时期建造装备的“粉末”级,排水量253吨,为平甲板船型,木质舰体,3桅杆、单烟囱,带有帆装,舰上装备160毫米口径主炮1门,120毫米口径副炮2门,火力较强。比较奇特的是,4艘炮艇所需的动力设备来自于“粉末”级炮艇,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后,“粉末”级炮艇处于无用的地位,法国海军遂将其中的“粉末”等4艘拆解,将蒸汽机、锅炉运到宁波,装配给新炮艇使用。

  同型4艘炮艇在1863年陆续开工,当年10月31日首制艇在甬江下水,12月1日完工。其余3艘在1864年全部完成。4艘炮艇的艇名,取自与太平军作战中牺牲的常捷军法国军官的名字,分别命名为“格尼”“卜尔玳”“勒伯勒东”“达耳地福”,在法国海军称为“格尼”级,建成后全部交付常捷军使用,由常捷军军官德克碑指挥,用于防卫宁波,在浙江境内与太平军作战,同时兼顾中国近海的巡防。

  在法国海军宁波造船厂诞生的这4艘炮艇,是近代中国土地上建造的第一批蒸汽动力军舰。宁波造船厂的生动事例显示,只要加以恰当的教导、训练,中国的工人可以学会蒸汽动力军舰的制造技术。1866年左宗棠上奏申请创建船政时,说自己的计划酝酿了三年,从时间上推算,三年之前恰巧就是法国海军宁波船厂开始建造4艘炮艇的1863年。宁波造船厂的情况,显然给当时正驻节在浙江杭州的左宗棠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。

  4艘炮舰建成后,宁波造船厂便完成了其使命,不久之后太平天国败亡,常捷军也完成了其使命。1864年的夏天,日意格和舰队统领德克碑到杭州拜访闽浙总督左宗棠,想要将宁波船厂转让给中国,对此,左宗棠起初表现了浓厚的兴趣,但当得知宁波船厂并没有建造蒸汽机、锅炉的能力时,左宗棠毫不犹豫地回绝了这个提议。随后不久,日意格、德克碑再度拜访左宗棠,提出他们可以帮助中国专门建设功能齐备的造船厂,一条可以全面引进欧洲技术的桥梁就突然出现在左宗棠的眼前,船政的历史由此开始。

  而宁波造船厂的厂长维尔尼,因为在1864年初就被法国海军派往日本,负责帮助日本建设横须贺造船所,没有能够直接参加到日意格、德克碑协助中国建设船政的活动中,否则他或许就将成为船政的第一任法籍总工程师。不过,有迹象显示,作为造船专家的维尔尼,在制定船政建设一揽子技术方案方面,为并不是造船专业人员的日意格、德克碑提供了重要的帮助,日意格在拟定船政建设计划时,曾专门前往日本与维尔尼商讨。维尔尼的参与,使得中国的船政和日本的横须贺造船所在布局、建筑形式、功能设定等方面都出现了很多相似之处。

  在宁波组建船厂的成功经历,无疑是日意格、德克碑敢于承揽协助建设船政的重要底气,而这段经历,显然在维尔尼帮助日本建立第一个隶属中央政府的造船机构时,也具有特殊的经验价值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侨乡
   第04版:文化
将传统书画文化刻进学校基因
抗日烽火马江潮
爱与希望 灿若千阳
船政往事
海峡时报文化04船政往事 2021-09-09 2 2021年09月09日 星期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