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:副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0年06月25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辣椒粽子
  ○赵玉明

  我与姐姐虽然现在感情很好,但小时候却是一对冤家。

  那时候,家里经济拮据,父母总是先给姐姐做新衣服,姐姐穿小了才轮到我穿。我心里既埋怨父母不爱我,又嫉妒姐姐有新衣服穿。

  其实我错了,父母还是很爱我的。那年端午节前夕,父亲出差时给我带回一条花裙子。双层的粉底白花的薄纱裙如蝉翼般轻盈美丽,胸前绣着几朵白色的花,后腰是一个白色的蝴蝶结。我高兴不已,但让人遗憾的是,裙子穿在我身上有些大。姐姐在一旁幸灾乐祸,好像这裙子非她莫属了。我把裙子抱在怀里,生怕姐姐抢走了,天天晚上睡觉都把裙子放在枕头旁边。

  那天是星期日,姐姐见我在外面玩,趁机偷偷地穿了我的花裙子,而且还把裙边挂了个小洞。

  回到家里,看着我心爱的裙子破了个洞,我冲着姐姐叫道:“你赔,你赔我的新裙子,我都是穿你的旧衣服,你连我的第一条新裙子也不放过……”可姐姐不但没有道歉,还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没过几天就是端午节,妈妈在包粽子,厨房的案板上放了一瓶辣椒粉和一瓶豆沙粉。我对姐姐偷穿我的裙子一直耿耿于怀,突然想到了一个报复姐姐的主意。我知道姐姐怕辣,就偷偷地用辣椒粉包了两个粽子,并且做了记号,放在妈妈包好的粽子里一起煮。煮好后,我趁妈妈不在的时候,把“辣椒粽”挑出来,放在粽子的最上面。

  傍晚,姐姐回来了。果然,一切不出我所料,姐姐手也不洗就直接冲进厨房,拿起了陶盆里装的粽子——那正是我包的“辣椒粽”。我躲在屋外,从厨房的门缝里偷看,只见她三两下就剥开粽叶,塞进嘴里,接着就是“啊”的一声惨叫……

  数十年岁月转瞬即逝,我和姐姐已过不惑之年。我也从北方漂到南方,姐姐总是隔三岔五地与我微信聊天,我们的感情不因距离受到影响。

  又近端午,那天,与姐姐聊起小时候的“辣椒粽”,我心里充满愧疚。姐姐却在电话那头开心地大笑:“傻妹妹,是我太自私了,偷穿你的新裙子,爱美之心人人都有。再说,自从那次吃了你做的特殊粽子之后,我就再也不怕辣了!” 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副刊
   第04版:专题
我在马尾过端午
粽情荷香忆端午
箬叶沙沙响
辣椒粽子
浣溪沙·端午节
端午颂
菖蒲上的端午
悠悠端午节 浓浓粽子情
《荷塘清趣》中国画
《荷叶小瀑》
海峡时报副刊03辣椒粽子 2020-06-25 2 2020年06月25日 星期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