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:副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“勺”老周
  ○林沁馨

  写这篇文时,距离武汉封城已经过了51天,地球早已更迭了冬春二季,腊梅谢了,珞珈山的樱花像往年一样一树一树地开,灿若云霞。不同于往年游人如织的景象,荆楚大疫,人们早已无暇顾及这份美景,老周也是。

  老周,一个地道的武汉人,黢黑的面庞,不大高壮的身材,心拙口笨,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憨劲儿,用武汉话来说有点“勺”(有点傻,脑筋不转圈,是一种调侃)。老周是娘舅家的亲戚,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他,少年时没读几本书,早早就扛起了家庭的重担,为了生计,早年间和大多数南下的青壮年一样,老周“撇”下了家里的“孤儿寡母”来到沿海城市打拼,素日里他最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便是“小伢(小孩)多读点书好”。

  都说“走马跑船三分命”,南下干起货运司机营生的老周,整日里在马路上奔波,尘里来土里去,到点卸货、签单、核对……时常顾不上三餐,睡不上整觉,想睡个好觉,还得提防“油耗子”偷油,有时工作出了纰漏,挨了老板的批,不善言辞的老周试图解释几句,但见到一脸愠气老板,老周便低着眉不敢吱声。南下打工的这段时光,有辛苦和危险,更有身处异乡的孤独,有点“勺”的老周通通将它们化在了肚里,烂在了心底。

  几年南下的时光,不知日子是否有了起色,老周的皮肤倒是肉眼可见地变成了酱黑色。有段时间,老周的身影消失了,一问才知,老周实在放心不下老家的妻孩,决心回去陪伴家人。此后又得知武汉城市发展,老周家赶上拆迁政策,在武汉分了几套拆迁房,还抱上了孙子,生活幸福美满。

  “你们现在在武汉情况怎么样?”“在家里快‘疯’咯。”视频的一头连线上了老周家,疫情不明朗的情势下,众人纷纷在家里窝着,唯独老周整日没了踪影,“他呀,都快成蝙蝠了,昼伏夜出的。”原来回到家乡的老周又干起了老本行,不同的是这次老周穿上了荧光绿,捧起了“铁饭碗”,当上了一名环卫司机。人们都说老周是真“勺”,放着不愁衣食的安稳日子不过,干起这累人臭人的环卫工作,只见黝黑的脸上咧开了一道缝儿,老周笑嘿嘿地说道:“人活着,都要找点事儿干。”

  疫情发生以来,环卫行业高负荷运转,湖北每天有8万环卫工在岗,而老周就是这八万中的一员。从春节伊始,“勺”老周就跟陀螺似的转个不停,连平日里最喜爱的小孙儿也顾不上抱。老周的工作是负责垃圾运输,每天天不亮就悄摸地从被窝爬起,穿梭在寂静地黑夜中,将城区垃圾运往指定回收点,来来回回间,只觉玻璃窗前的太阳越爬越高,阳光愈发刺眼,时针指向了数字12,老周才拖着一身疲乏的身躯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说不怕,那是假的,但那是我必须做的。”对于老周,我不想用太多高大、华丽的词藻堆砌他。他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,肩上有家庭,心里有牵挂,同时也深知在这场严峻斗争中,必须自觉服从抗疫安排,主动投身疫情防控斗争,才能打赢这场战。老周说了,疫情结束前,他这陀螺还会继续“转”下去。在武汉、在中国,像这样“识大体顾大局”的“老周”还有不少……

  “等疫情结束,我就带我家那小皮猴出门转转,最近在家都憋坏咯。”珞珈山上树树樱花驱赶江城上空的愁云惨雾,为城市带来了希望,疫情防控态势也呈向好态势。错过了春樱,老周与他的小孙儿可不想再错过东湖畔的夏荷了……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副刊
   第04版:视觉
静静的
以爱的名义,守望相助
《战“疫”》组画 中国画 苏小平
是否还能说喜欢?
这个春天
米小苔花,亦有芳华
你的样子,就是琅岐的样子
凯旋武汉
“勺”老周
海峡时报副刊03“勺”老周 2020-03-26 2 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