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:副刊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过 年
  ○朱谷忠

  梁实秋先生讲过一句话:“过年须要在家乡才有味道。”我觉得这“味道”两字说得极好。现在,我就不妨说说以往在闽中老家过年的情况。

  首先要在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前赶回,这样次日就可以和全村人一齐行动,在家中“扫尘”,这个习俗可称得上是“文明卫生日”。一大早,家家都忙着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光光亮亮,也狠心丢弃一些坛罐拉杂。大件的都弄干净了,再把各种铜铁炉、锡盘、瓷杯等物件也擦得崭崭。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淘米磨粉做年糕捏红团子,妇女们的笑声时常伴随着蒸笼的热气在村里飘腾。而男人也不敢偷闲,怀里揣着一叠钞票进城东逛西看,买回称心如意的各种干货、干果。日后就开始贴春联、挂红灯了。这是村里的一些老秀才们大显身手的时候,他们到处指指点点,摇头晃脑;要他们帮忙的人家自然只有恭敬的份儿了,磨墨、裁纸、煮浆糊、搬梯子、递香烟,一呼百应,惟命是从。不消两天,一家家堂屋阶前,果然在冬阳的照耀下飞红流彩起来,朗丽的色彩,映得人面也像桃花一样嫣然。到了年三十,锅、盆、瓢、碗的协奏就从早到晚响成一片。

  这些年来,各家各户的日子都好过了,因此除夕“围炉”这一餐已有名目繁多、花样翻新的趋势。我的邻居去年除夕还搞了一回“小四海”宴席,即席上有“东之鱼虾,西之瓜果,南之火腿,北之乳羊”,创造了全村饮食之最。就在各家烟气蒸腾、香味四溢、欢声高扬之际,小孩子们就开始要“压岁钱”了。过去要给大人磕头才能得到,现在不兴磕头了,还敢和大人在钱额上“讨价还价”,且要用手机发红包。次日即是大年初一,一早起来,大人小孩得吃一碗菜肴堆得满满的线面。女人在这一天擦脂抹粉,描眉点唇,打扮得花一样光鲜,三五成群从村里逛到村外,遇上谁都喊一声“拜年!拜年!”而男人们也照例要穿戴一新,去各家各户走动,吃瓜子,吃福桔,吃开门酒。到了中午,村里请来的剧团开始演出,看的虽说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却也有二、三百人,一个容光焕发,笑逐颜开。近年来,也有的不少村里人结伴出去旅游,最远的竟去了东北看冰雕艺术。而我则在这一天去别人家里拜年也接受别人拜年后,常邀三、五儿时的伙伴去田野游春,看溪沟两岸盛开的油菜花,是怎样的在阳光下泛起金色的地毯,鲜丽地铺向远山;这时,一种全新的闲适和快乐就会涌在周身,使人禁不住要亮嗓唱几支谣曲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副刊
   第04版:书画
除夕夜
炊烟里的年味
过 年
《迎春诗画》 于千
腊月里来年糕香
年味是一种期盼
过年,回家
海峡时报副刊03过 年 2020-01-23 2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